中国台湾网  >   山东频道  >   文化山东

春天里 乘车穿过济南这座城

2015年04月21日 17:25

来源:齐鲁晚报

  从洪家楼的山大出来时,已是中午。刚结束的一场为期四个小时的英语考试似乎又败了北,讪讪离开有些年代的大楼,心中释然也惘然。此时的济南早已艳阳高照,一反往常的阴霾,空气中满是阳光的味道,热烈奔放、和煦温暖。难得一见的阳光扫除了我心中的阴霾,沉重的脚步也不禁轻盈起来,终于让人感觉到,春天来了。

  放眼望去,冒出郁郁葱葱嫩芽的白桦树,像两排站得笔直的小战士,正信心满满地等待老首长的检阅;矮处的桃花早已开得姹紫嫣红,绚烂夺目。它们中的每一朵,仿佛正绞尽脑汁,为一举夺得今年春天的头魁而竞相争艳;再远些的洪家楼背影有些落寞,像个历经沧桑的老妇,不及往常那般庄严肃穆。但在这早春的衬托下,反而有些落寞罗曼罗夫王朝的典雅。只是,作为一名大三的学生,日渐紧张的学习早已让人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这满目的春色,手头的事繁重且多,考研大业道阻且长,哪还有时间去当个闲人,去面对好春光吟诗作画?想到这,脚步又不禁快了起来。

  好不容易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热闹的人群,笑靥如花,春风满面。再看看那些蛰伏了一个冬天的植物吧——仙风道骨的垂杨早已按捺不住伸展拳脚,一夜之间绿意盎然;梨花白得像雪,弥补了上个冬天少雪的遗憾;偶尔的几株海棠粉得飘逸脱俗,像是一个不食烟火的仙女,俯瞰人间的众生百态;苍劲的雪松在漫长的严寒后终于松了口气,但依然盘虬有力地守护着脚下的土地。想起一大早经过千佛山脚下时,已有三三两两的花贩在卖着新鲜的花朵。英姿飒爽的菊花、含苞待放的康乃馨,统统被圈养在桶里,而一路随风起舞的迎春花笑得花枝乱颤,仿佛在嘲笑着它们的墨守成规,炫耀着自己的恣意生长。  车子在熙熙攘攘的车流中终于摸索到山大北路,鱼贯而入的乘客让原本空旷的车子突然变得拥挤起来。空气再也不是春天的味道,反而有些夏天的尴尬和嘈杂。上车的有不少和我年龄相仿的学生,出于好奇和其中一个聊起天来。攀谈中,才知道居然是我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的师兄!今天来是参加在山大办的大型校招会,车上很多同龄人,也和他一样,一早就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有人甚至五六点就到校门口,只为抢先一步投上简历。一早忙到大中午,连饭都没有吃一口。我笑道,那怎么不回老家工作?他亦笑,人嘛,这不都想往高处走,先在济南奋斗看看。

  谈笑间,车子终于前进到经十路。放眼望去,这个大型的露天停车场又从省体堵到千佛山啦。密密麻麻的车子,像整饬的军队,整齐划一,动弹不得。好一会儿,车到植物园,又是小堵不断。公园门口车水马龙,游人如织,俨然又是一番热闹景象。想起冬天偶然一个人优哉游哉地逛遍植物园,当看到光秃低矮的牡丹植株时,多少有些鄙夷,心里纳闷:这么丑陋的躯干是如何生长出“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的天下名花来,遂暗暗与自己约定,等来年春天必要探其究竟。而今,几次路过错过,却再也无暇去欣赏这一传世名伶的绰约风姿,再也无暇去一睹它的雍容风华。只有宽慰自己,在二十出头的年纪,看花的机会也许很多,但念书的机会,却只会越来越少了。

  济南的春天,原本是欢快的,它带着希望和理想。然而,又有多少人和我一样,真正去欣赏它呢?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薛倩]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转载申请 | 投稿邮箱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法律顾问
京ICP备1004611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中国台湾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