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湾网  >   山东频道  >   文化山东

现在的白酒 武松喝不了这么多

2015年04月15日 16:42

来源:新华网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酒是奇妙的东西。 

  孔子曰:惟酒无量,不及乱。李白则可以“斗酒诗百篇”。 

  杜甫可以“酒酣耳热忘头白”,武松可以酒后痛打白额虎。 

  于是,我们把喝酒看做是一种义气,一种仁义,一种忠心,一种面子。 

  探寻酒文化根源,我们发现,我们误读了酒。 

  误读1 中国白酒历史早于啤酒 

  如今在酒场上,基本是白酒、啤酒和红酒的天下,不管是与朋友聚会,还是宴请领导亲戚,只要喝酒,桌子上的酒杯里,总少不了白、黄、红色的酒精饮料。 

  而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啤酒和红酒,属于舶来品,而白酒似乎才是地道的中国发明。那事实又如何呢?“其实中国啤酒的起源,要早于白酒。”郝桂尧,资深媒体人,同时也是《山东人的酒文化》一书的作者,对于酒的起源有着深刻的研究。 

  在郝桂尧看来,其实早在数千年前,国人就已经成功的酿制出了啤酒,啤酒酿造的历史要远远早于白酒的酿造。“啤酒是怎么制造的呢?它是利用谷物发芽时产生的酶将原料本身糖化成糖,再用酵母菌将糖分转变成酒精。”事实上,这样的方法早在4000-5000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开始采用了:“在古代的时候,中国人已经开始用发霉的谷物制作出了‘曲’,同时也是用发芽的谷物制作出了蘖(niè),曲是用于制造酒,而蘖则用来制造醴(lǐ)。” 

  也正因为如此,在目前出土的早期甲骨文中,古人把酒与醴做了明确的区分和解释。此外,在《黄帝内经》中,已经有了“醪(láo)醴”的记载,而在《周礼·天官·酒正》中,则有了“醴齐”的记载。 

  不过遗憾的是,以蘖酿制出的醴酒,在汉朝之后却消失了,对此,郝桂尧认为,这或许与二者的口感和酒精度数有关:“曲酒的酒精含量在15——20%之间,而醴的酒精含量只有4%左右,二者的口感和味道差异是很大的,所以很可能是因为古人对于清淡的醴酒难以接受。” 

  而在郝桂尧看来,古人这种酷爱高度酒(曲酒)而排斥低度酒(醴酒)的选择,或许更多的来自于当时的现实:“酒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个可能很难考证,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只有粮食丰收了,人们在温饱解决之后,才会去酿酒。假如说粮食都不够大家吃的,谁会拿粮食来酿酒呢?”而在古代,粮食的产量毕竟有限,即使丰收了,可以用来酿酒的粮食也并不多,相比之下,古人更愿意把有限的粮食投入到曲酒的酿造中来。 

  误读2 李白武松皆酒神 

  最近在朋友圈里,流传着诸多X斤哥X斤姐的视频,视频中的人往往会将数斤白酒一饮而尽,从而显示出自己的“海量”。 

  而在中国历史上,人们最熟悉的“酒神”级的人物则非李白与武松莫属。 

  唐代大诗人杜甫曾作《饮中八仙歌》,将李白、贺知章、李适之、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等人喝酒的豪情描绘的栩栩如生,而其中最让人钦佩的则是对李白的描写:“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按照古代的度量衡来计算,一斗酒相当于16斤,这样看来,如果李白活在现在,理应是朋友圈中众人钦佩的“16斤哥”。 

  而山东好汉武松更是海量,在景阳冈的酒店里痛饮18碗酒后,赤手空拳打死了吊睛白额虎,英雄的事迹也因此被人传送。 

[责任编辑:孙明]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转载申请 | 投稿邮箱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法律顾问
京ICP备1004611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中国台湾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