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湾网  >   山东频道  >   文化山东

济南田家庄:承载北辛文化的一方圣土

2015年03月12日 17:09

来源:齐鲁晚报

 

  在济南西部有个千余户人家的村子叫田家庄,它南伴玉符河,地势开阔,土地肥沃。平日里看上去,这个村子与周边村落并无二致:一样的黄土瓦舍、一样的树木花香,一样的车来车往……但若你得闲来个“悟空探照”,闲适的“土地”就会迫不及待地蹿出地面,双手作揖:“莫惊扰,此乃一方圣土!”

  “土地”引经据典,煞有介事道出原委:此方圣土乃承载北辛文化的田家庄遗址,是远古时期先民休养生息的乐园,是咱们大济南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文化遗址之一,比起耳熟能详的龙山文化还早2500多年,远古济南就是从这儿走起的。

  来到村落东头,路北有一块“田家庄”石碑,碑文讲述着众姓氏人家在此生活700多年的渊源。原来,明洪武年间,胡、赵、徐、李等三十多个姓氏家族由河北枣强迁徙而来,发现村内七圣堂和三官庙的大钟上皆注有“田”姓,遂取名田家庄。令人不解的是,到目前为止,村里独无田姓人家。

  村南大坝,宛如飘带的玉符河水摇头摆尾扭动着身躯向你致意,犹如一支饱满的巨笔,由南向北拖着长长的笔锋,一路运笔,神奇地在田家庄这儿画了个弧,然后就直取西北一笔捺流向了小清河。田家庄遗址恰好就在玉符河北岸的转弯处,它东西长200米,南北宽150米,略高于周围地面约3万平方米的田地,仿佛显示着它生来就与众不同的荣耀身世;而慈母般的玉符河水,也以斑斓闪烁、粼粼波光为韵,叮咚咚一路欢歌述说着先民沿河而居一的生存智慧……

  相传元始祖初年,这儿矗立起一块石碑,碑顶盘附着的两条巨龙,将“朝真观碑”四个大字紧紧吸附在身上。碑底坐在一只赑屃背上,状如乌龟、以负重闻名的赑屃昂着头不屈地驮载着石碑迎风冒雨前行,这就是乡人们所称的朝真观。令人惋惜的是,这座见证远古文明的石碑,现在已不知归处,或者已悄然化作尘土融进了时光隧道。这使我想起了那天我与乡人一起去寻觅这块石碑原址,置身高约两米的草丛中,我们拨开缕缕杂草,找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也寻它不见。

  乡人说,朝真观前面原先还排放着三块四米见方的大石板,这是先民们说事拉理、评是非善恶的地方,相当于现在的乡村法庭吧。如果两人生事要评个理儿,他们不会野蛮地以力服人,而是站在这大石板上,双方各说各的理儿,最后由大伙评判。理屈词穷的一方自然掩面下台,“息诉罢访”,不再生事。

  黄土之上的足迹固然可表,黄土之中的文明更让人叹服。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一个偶然机会从遗址处发掘出不少先民用过的石斧、石铲、猪牙、蚌壳之类的生产生活用具。其中最能体现先民谋生智慧的,是一种供研磨用的石磨盘,它由质地坚硬的花岗岩做成,是先民们“囫囵吞枣”进食向“细嚼慢咽”过渡的见证,乡人称之为“石臼”。其他如猪牙等遗存,让我们可以想象的是那时先民已开始饲养马牛猪羊等家畜了;蚌壳的出土则证实原始生活状况下,先民们与河为伴、在玉符河里撩水洗衣、捕鱼捉蟹的场景……

  日月穿梭,斗转星移。如今这方圣土,水还是那水,树还是那树,阳光依然在草丛之上光泽万物;所不同的是,除了文物馆和缩影在相框里的出土文物还能诉说属于那个时代的繁荣与文明外,在这片灵水圣土之上再也难觅可供世人回瞻的可睹、可触之物了。每每于此,乡人们流露的“早知道它这么重要,我们说啥也得管好啊”的惋叹就响彻在耳旁……不过,让人感到慰藉的是,2003年有关部门对这处遗址进行了登记保护,并收录在《中国文物地图集·山东分册》中。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愿回溯到6500年前,俯地聆听“土地”述说那远古的文明,更想去抚慰心中一直矗立的那块石碑、那块方板,亲身体验一下先民们用心血和智慧磨出来的那方光滑的石臼……(完)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孙明]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转载申请 | 投稿邮箱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法律顾问
京ICP备1004611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中国台湾网版权所有